朱Xi有婚外情,他成功地用三个步骤摆脱了婚外情,但没有损害他的名誉:大师才是真正的大师。

朱Xi的理论教导人们修身养性,但在很多事情上,他自己就是反面典型。

朱Xi在武夷山讲学时迷恋上了寡妇胡立娘。

两个人坠入爱河的过程可以说是“没有斗争,就没有相识”。

朱Xi的演讲不过是一套三位红衣主教和五个常任理事国的演讲。而胡立娘是来踢健身房的。

胡立娘看起来很漂亮,但不幸的是她的丈夫辜负了他的期望,很小就回到了西方。

胡立娘想再婚,但她的人不允许。她强烈要求胡立娘成为寡妇。原因是朱Xi的理论。

结果,胡立娘的脑子变得发热,她想挑出朱Xi的三个红衣主教和五个常任理事国。

等把这套害人的玩意儿打垮,自己没有了理论上的束缚,自然就可以再嫁人了。等这套有害的东西下来,自己没有理论上的约束,自然可以再结婚。

怀着这个目标,胡丽娘来到武夷山。

起初,这两个人之间有一股强烈的火药气味。

但是渐渐地,没有争执,没有相识,两人终于有了一些欣赏对方的地方。

因此,没有悬念,坠入爱河。

一阵头晕目眩、发烫之后,朱Xi意识到情况不妙。

首先,对方是寡妇。

他一生都在教人们庆祝节日,但最后他和一个寡妇在一起,损害了人们的声誉。这不是一记耳光吗?其次,朱Xi也厌倦了胡立娘的激情恋爱期。

他从左到右认为,为了这样一个寡妇,毁掉他的名誉和光明的未来是不值得的。

因此,朱Xi开始了“三步走”来摆脱胡立娘。

第一步是结束这种关系。

当然,从胡立娘独自去武夷山挑战当时的道德权威这一事实来看,胡立娘原本是一个意气风发的人。

如果朱Xi提出分手,胡立娘就不会纠缠了。

问题是,这件事别人已经知道了。

因此,朱Xi不得不为自己找一个借口,所以他有了第二步——在被狐狸附身的借口下为自己辩护。

朱Xi找到了猎人,偷偷买了一只狐狸,然后叫众人过来,说这只狐狸是胡立娘的附属品。

这并不是说你抗拒不了诱惑,它是人类力量的敌人,而不是恶魔力量的敌人。

对方是狐狸,自己必须投降。

因此,与寡妇交往不是一个人的初衷。

结果,他们俩自然摆脱了婚外情的恶名。

圣人或圣人,只有在狐狸的力量下,才失去了本性。

因此,在失去理智期间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圣人的本意,也不负责。

寡妇仍然是烈士的妻子。

狐狸通过寡妇的身体引诱圣徒。这与寡妇的本意无关,自然不能代表寡妇本人。

结果,两人都是无辜的。

第三步也是最恶毒的一步是彻底切断胡立娘的生命。

过了一段时间,朱Xi派他的主人送了两块匾给胡立娘,匾上写着“女性美”和“贞烈可风”。

道德圣人颁发的牌匾相当于胡立娘的贞节牌坊。

有了拱门,人们可以再婚吗?朱Xi自己也厌倦了玩耍,像一只旧鞋一样被遗弃,任何人都不准碰他的手。

结果,胡立娘后半辈子的生活被朱Xi自己写的这两块匾毁了。

因此,圣徒仍然是圣徒、寡妇或寡妇。

这一事件并没有阻止朱Xi继续用他儒家的面孔教育公众。

而胡丽娘,也成了道德牌匾下最不幸的女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