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遭弹劾调查,美股牛市将终结?


周二,美股全线低收,标普500指数下跌0.84%,道指下跌0.53%,纳指更下跌1.46%。虽然不能排除其他若干因素的影响,但是毋庸置疑,特朗普再度面对弹劾威胁,才是导致当日发生抛售行情的头号罪魁祸首。National Securiities首席市场策略师霍甘(Art Hogan)感叹:“我本以为政治因素已经不会再对市场造成多大影响了,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证明我错了。”下午的交易当中,当众议院议长、加州民主党人佩罗西(Nancy Pelosi)将宣布对特朗普总统发起正式弹劾调查的消息传出后,市场行情急转直下。麻烦是围绕着特朗普不久前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一次通话展开的,也就是坊间所谓“通乌门”事件。不久前,《纽约时报》爆料,援引知情官员的话报道称,特朗普曾经指令部属延迟支付对乌克兰的3.91亿美元援助款项长达一周多,直至他7月间与泽连斯基通电话时。在电话当中,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特朗普前后多达八次施压,要求泽连斯基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seph Biden Jr.)之子亨特(Hunter Biden)与乌克兰有关的商业活动。严格说来,市场周二的波动还算是较为温和,但是即便如此,也让人难以感到安心。毕竟,众所周知,特别检察官缪勒(Robert Mueller)此前就2016年大选“通俄门”展开的调查几乎就从来不曾对行情发生过任何实质性的影响。那么,这一次到底是有何不同?首先,这一次看起来,众议院当中的民主党人确实有足够的理由真正去启动弹劾程序。其次,“通俄门”调查的大背景是美国经济还相当强势,而“通乌门”爆出的当下,市场已经对全球增长前景紧张不已,时刻担心着美国可能在不久后陷入衰退。换言之,今天的投资者神经已经要比当时脆弱许多了。“纯粹从市场角度看,当下的最主要问题就是,弹劾有多大的可能性获得成功?如果弹劾成功,那么由副总统接任总统的彭斯将领导一个怎样的政府?这对2020年的大选又会意味着什么?” QMA 首席市场策略师基恩(Ed Keon)表示,“考虑到参议院的力量对比,弹劾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到尘埃落定时,结果很可能还是保持现状。我不认为这会对市场产生特别重大的影响。”当然,整个进程当中,两党之间的争吵和立法机构的角力都肯定会对市场造成一系列消极影响。“我的感觉是,走到弹劾就过头了,这是不会成功的。这样的做法只会造成更多的变数。” Bannockburn Global Forex全球市场策略师钱德勒(Marc Chandler)表示,“从某些角度,我们可以说现在恐怕只是民主党在全力推动弹劾。弹劾的支持基础并不算广泛。特朗普依然可能得到连任,而我想,这是市场愿意看到的。许多人依然喜欢特朗普带来的一切,比如减税、去监管和保守价值观。”此外,从现在到2020年大选时,弹劾程序很可能会长时间占据舞台的中心,而这对于特朗普的连任努力无疑是重大的掣肘。分析师们指出,这就意味着投资者不能不开始担心出现一位对商业不是那么友好的民主党总统的可能性,尤其是沃伦(Elizabeth Warren)参议员,她在一些民调当中的支持率已经开始领先拜登了。事实上,在周一的一份研究报告当中,AGF Investments 首席美国政策策略师瓦里耶(Greg Valliere)就曾经指出,相对于弹劾,沃伦的出位对市场参与者的惊吓还要来得更大。不过,霍甘也补充道,大家在陷入惊慌失措之前,首先必须理解一个重要的事实,即,市场近日对这些消息的最初反应,其实主要都是来自计算机化的交易程序。等到这种条件反射式的反应影响过去后,才能更好地评估投资者真正有多担心。Fundstrat Washington 政策策略师布洛克(Tom Block)则认为,弹劾进程完全可能让民主党自身受到反弹,就像试图弹劾克林顿的努力反而坑了共和党自己那样。“我认为,弹劾并不会对特朗普构成实质性损害。一旦市场明白了这一点,就不会太在意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他的同事们是不会弹劾特朗普的。”他预言说,特朗普在弹劾进程当中随时都会毫无顾虑地大胆反击的。“特朗普对这些一点都不在乎,就像他攻击希拉里,攻击有色人种女议员,在他心里,根本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布洛克解释道,“和别人相比,他说起这种话来更加心安理得。他的最大问题,其实是在于他的支持者们得不到医疗保险。当特朗普谈起真正有意义的问题时,他就不再那么滔滔不绝了。”如果真正出现了弹劾的局面,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和克林顿的那次一样,即众议院通过弹劾,但是在参议院受阻。尼克松的那次则不同,“共和党内的一些人已经站到了弹劾阵营当中”。瑞银纽约证交所大厅交易负责人凯辛(Art Cashin)解释说,“情况最初还有点晦暗不明,但是很快就急转直下了。”他回忆道,在弹劾酝酿进程中,市场的反应是很消极的,而尼克松本人1974年宣布辞职,避开了真正被弹劾下台的后果。Strategas去年就曾经发布过一份研究报告,对史上历次弹劾期间的市场表现进行了分析,指出弹劾的预期其实要比弹劾本身更有杀伤力。“1973年10月,尼克松解除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考克斯(Archibald Cox)职务的时候,市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当时美股本身就处在长期熊市当中。标普500指数的上一个峰值已经是1966年的事情了。”等到弹劾真正成为现实的时候,市场正在埋头应对1973年阿以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第一次石油危机。油价暴涨导致美国通货膨胀井喷,所谓“漂亮五十”股票也遭受了灭顶之灾。当众议院真正走向弹劾时,市场已经处在更大压力之下了。特别检察官斯塔尔(Ken Starr)对克林顿的调查,则对市场和经济几乎没有产生任何的长期影响。在斯塔尔报告正式发布前的六周时间里,标普500指数下跌了近20%,但是众议院1998年10月8日到1999年2月正式进入弹劾阶段时,标普500指数却上涨了28%。显然,比较之下,特朗普本次面对的弹劾,无论在政治还是经济和市场背景上,都是与克林顿,而非尼克松那次更加相近。这是一个多少有助于安抚投资者神经的消息。问题在于,即便特朗普和美股牛市都是得到保全的可能性来得更大,但是整个过程却绝不会轻松,更不必说市场还同时需要为国际和国内的诸多其他重大麻烦操心了。关注腾讯美股官方公众号——“腾讯美股” (qqustock),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